首頁 > 綜合新聞在線訪談微視點

[直播回放]《共和國發展成就巡禮》湖北篇:荊楚大地涌新潮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26日 來源:央廣網

  央廣網武漢7月26日消息: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共產黨帶領億萬人民,70年來披荊斬棘,砥礪奮進、自力更生、艱苦奮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70年,是不斷創造偉大奇跡、徹底改變中華民族前途命運的70年。

  70年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以堅如磐石的信心、只爭朝夕的勁頭、堅韌不拔的毅力,一步一個腳印把前無古人的偉大事業推向前進。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中國之聲推出特別直播《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共和國發展成就巡禮》,帶您一起走遍祖國大地,重溫歷史,對話未來。

  第五期特別直播 “荊楚大地涌新潮”,來到的是“千湖之省”,“魚米之鄉”的湖北。

  

  

  圖為:三峽大壩

  

  圖為:荊江分洪工程

  千湖之省起大壩

  水,是湖北的基因;壩,是湖北的驕傲。這里,世界頭號水利工程----三峽大壩昂首聳立;這里,誕生了共和國第一個大型水利工程----荊江分洪工程;這里,孕育了亞洲最大的人工淡水湖---丹江口水庫。從飽受千年水患到笑看大江東去,在18萬平方公里的版圖上,湖北人書寫了治水興水的傳奇。

  “水”字,串起了湖北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作為中部崛起戰略的重要省份,湖北承東啟西、連南接北;作為國家戰略布局的長江經濟帶,一路歡歌的滾滾長江,為荊楚大地注入無限活力。

  2013年和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兩次視察湖北、考察長江,為長江經濟帶的發展把脈問診,為新時代湖北改革發展提供了堅強的政治引領、實踐指南和精神動力。

  70年來,長江兩岸日新月異,荊楚大地捷報頻傳。無論是老湖北人還是新湖北人對身邊的變化都有著深切的感受。今天,一位特殊的嘉賓來到了直播間。

  主持人:炆諾,你好!先給大家打個招呼吧。

  楊炆諾:主持人好!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我叫楊炆諾,是一名來自華中科技大學的在校學生。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新”湖北人。今天非常榮幸能夠做客直播間。

  主持人:我先考考炆諾。你能不能給大家仔細介紹一下剛剛播放的片花里那些“湖北驕傲”?

  楊炆諾:好,這難不倒我。首先,舉世聞名的三峽大壩,這是當之無愧的中國水利名片了,綜合工程規模世界第一、防洪效益世界第一、發電量世界第一;我還聽出了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源地——丹江口水庫,也就是剛剛片花里提到的亞洲最大的人工淡水湖。

  主持人:說的不錯,我再來幫你補充一個,就是新中國成立后的首個防洪工程——荊江分洪工程。這個工程就像一個報幕員,拉開了共和國挑戰長江千年水患的序幕。

  打開湖北地圖,從西北部的南水北調丹江口水庫,到南部的荊江分洪區,再到西部的三峽大壩,可以說除水害、興水利承載著湖北對生存與發展的渴望,也是共和國大興水利在湖北最清晰的足跡。

  截至去年,三峽雙線五級船閘累計通過貨運量超過11億噸,三峽水電站發電量超過11000億千瓦時,源源不絕的電能晝夜不息的輸送到祖國各地,相當于少燃煤3億多噸。

  除了航運和發電,三峽工程的首要任務就是防汛。目前正值主汛期,有了三峽大壩的天然屏障,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壓力已經大大減輕。就在4天前的22號,三峽水庫迎來了今年以來的最大洪水,大壩安然無恙,下游浪靜風平。

  水之利,在發展經濟、改善環境、造福民生。三峽大壩的壩頭庫首第一村許家沖村曾是一個典型的庫區村,移民村,貧困村。去年,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湖北時,曾走進這座長江邊上的新村落。一年多過去了,如今的許家沖發生了哪些可喜的變化?來看看馬喆、張毛清、凌姝的報道。

  晌午時分,長江邊的霧氣還未消散,許家沖村的便民洗衣池早已熱鬧了起來。

  去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曾在這方洗衣池旁和村民們拉家常、話長江。習總書記還接過村民洗衣用的棒槌,俯下身,試著捶打了幾下衣服。

  回憶起當時的場景,和習總書記對話的村民劉正清記憶猶新。

  劉正清:他開始說,你們這個洗衣服的水從哪里來?我說我們從那個山上來的泉水。他就說,那你們這個臟水都流到哪里去了?我說匯集到污水處理廠,過濾了都流到長江去啦。他說聽到你們這些話,我真的很高興。

  洗衣池建成七年來,已為全村節水25萬噸,也為村民省下了40萬的水費。小小的洗衣池背后,是長江大保護的理念在這個三峽移民新村的落地生根。如今,許家沖村的森林覆蓋率達到85%以上,坡地上綠樹成蔭;家家戶戶的門口都擺放著分類垃圾桶,垃圾處理后再掩埋。

  從當年的三峽移民村,到如今的生態環保鄉村。在許家沖村,越來越多的村民吃上了長江的生態飯、旅游飯。21家民宿餐飲開張迎客,數百米長的民俗文化街也辦的有聲有色。劉正清說,尤其節假日里生意好的不得了。

  劉正清:預約了有一百多人了嘛,他是問你們這里住不下了怎么辦?我就說那你放心,我們這里整體都在做民宿,有吃有住,歡迎你們來這里跳跳舞啊。他們來過的都點贊,說我們這里空氣也好,環境也好。

  三峽工程,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為了支援三峽建設,131萬人舉家搬遷。現在這座移民新村的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圖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水源地丹江口水庫

  在湖北,除了三峽工程,還有一個創造了很多個“世界之最”的超級水利工程,那就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2014年12月12日下午,長1432公里、歷時11年建設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正式通水,自此,長江水正式進京。

  為京津冀地區輸送一庫清水的水源地——湖北十堰市的丹江口水庫如今又是一番怎樣的景象?馬上連線正在丹江口水庫的十堰臺記者海天。

  主持人:你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哪里?現場情況是怎樣的?

  記者:我現在是在丹江口市城區丹江口大壩壩上,現在是下午1點13分,就在剛剛,從壩下漢江集團指揮調度中心傳來實時監測數據顯示:自2014年12月12號通水以來,南水北調中線已累計向北方輸水228億立方米。

  “清水北上三千里,潤澤中華億萬人”。現在,丹江口水庫碧波蕩漾,水質一直保持在Ⅱ類或優于Ⅱ類,可以直接舀起來飲用。

  南水北調,關鍵在移民。2009年,移民外遷戰鼓擂響,湖北省委提出:“四年任務兩年完成。”丹江口市均縣鎮懷家溝村是移民試點外遷村,村黨支部書記程時華,當時已身患癌癥,倍受病痛折磨。一雙兒女都在十堰工作買房成家。他完全可以不選擇外遷,但是他不外遷,村里700多移民外遷的工作就很難做。做為一名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程時華第一個簽訂移民外遷協議,使得懷家溝村移民外遷工作順利推進。2009年7月24號,年僅52歲的程時華倒在移民工作崗位上再也沒有醒來。

  我剛剛講的這位移民的故事,只是丹江口市10萬移民的一個縮影,他所折射出來的光輝,鑄成了南水北調移民精神。

  主持人:作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源地,十堰市為了守護這一庫清水,又做了哪些工作?

  記者:好的!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在一庫清水的背后,是十堰作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守井人”的使命擔當。比如說,為了確保一庫清水永續北送,丹江口庫區大面積拆除了網箱養魚設備,而且早在2011年12月,十堰就在湖北省率先推行河長制,到2017年,十堰已全面建立市、縣、鄉、村四級河長體系,明確各級河長2811名。

  河長制不是掛名制,而是責任田,全年僅總河長就巡查丹江口庫區、漢江干流等主要支流就有數十次,切實做到了“開展一次巡河,解決一批問題”。

  2017年12月,丹江口水庫入選首批“中國好水”水源地。2018年12月,十堰市獲評全國第二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

  

  圖為:湖北潛江蝦稻共作實訓基地

  魚米之鄉跨國門

  一曲《洪湖水》,唱響全世界; 一盤小龍蝦,火遍亞非拉。 湖北農業,從自己種,自己吃,到出口160多個國家,魚米之鄉,香飄世界; 湖北工業,從傳統型的武鋼、武船、武鍋脫胎換骨,到領跑全球的長飛光纖,創新驅動,榮耀中華。

  如果說“千湖之省”是湖北的第一張名片的話,那么“魚米之鄉”就是湖北的第二張名片。

  “農穩天下安”,作為共和國重要的糧棉油生產基地,農業大省湖北省為國家的糧食安全做出了巨大貢獻。

  江漢平原,沃野千里,千湖之省,水系縱橫,獨特的自然環境讓湖北的農產品屢屢成為爆款。

  主持人:炆諾,你應該品嘗過不少的荊楚美食,如果說非要選出一樣能代表湖北的實物,你們會選擇什么?

  楊炆諾:我覺得是小龍蝦。現在正是夏天吃夜宵的季節,小龍蝦應該是全國當之無愧的網紅產品了吧。我還記得,去年世界杯的時候,還有湖北十萬只小龍蝦出征俄羅斯的新聞,當時我湖北的同學就特別驕傲地告訴過我,湖北小龍蝦的產量是穩居全國前列的。

  

  圖為:以小龍蝦為食材制作的全蝦宴

  不僅是產量,湖北的小龍蝦已經是農業、工業、服務業的“三棲明星”了,從養殖到加工,從餐飲到電商,湖北小龍蝦產業的總產值在去年突破了千億元大關,成為湖北農產品行業內的首個千億產業。

  湖北小龍蝦的發展與“蝦稻共作”的綜合種養方式密不可分。而且,由小龍蝦蝦殼提取的甲殼素是不少保健品的原材料,這些都是可以出口創匯的。

  一只小小龍蝦,背后卻是湖北在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培養出的新動能。

  不斷涌動的新動能讓“魚米之鄉”煥發新活力,同樣也讓傳統產業比重偏高的湖北工業脫胎換骨。

  新中國成立之初,武鋼、武船、武鍋等一大批“武字頭”國企挺起了中部工業的脊梁,成為湖北工業的驕傲。其中,武漢鋼鐵集團公司,更是新中國的首家鋼鐵企業,被稱為鋼鐵業的“共和國長子”。

  2016年,寶武鋼鐵集團宣告合并,開啟了中國鋼鐵行業發展的新篇章。武鋼曾走過哪些輝煌?通過一段凌姝的報道來回顧一下。

  2016年9月22日,隨著寶武鋼鐵集團合并,我國建國以來的首家鋼鐵企業,被稱為鋼鐵業共和國長子的武鋼徹底成為歷史,如同1958年9月13日清晨,1號煉鋼爐吐出的第一爐鐵水。

  1975年才到武鋼的朱志都沒有看到這激動人心的一幕。當年已經40歲的他和1200多個攀鋼的同事,順長江而下,從四川來到了武漢,迎接他們的是掛滿了廠房的標語橫幅——“走質量效益型發展道路”。

  朱志都:那是毛主席最關心的,周總理親自批示的,武鋼一米七,我們是負責熱軋,過來那些工人干活,那說實在的,進來的水泥、沙子,不講報酬,七八點就卸車,卸到十一二點,卸完以后回來,就這么干。

  朱志都口中的“一米七”說的是武鋼1974年從德國、日本引進的一米七軋機,當時被看做武鋼系統升級后的第二次創業,因為這第二次創業,朱志都被調離了家鄉。

  1996年,中國粗鋼年產量突破1億噸,位居世界第一;同樣是1996年,61歲的朱志都從武鋼結構廠退休,在武鋼工作了20年的他幾乎經歷了武鋼乃至中國鋼鐵行業最輝煌的時代。

  說起90年代的驕傲,朱志都55歲的大兒子朱建軍搶著接過了話頭。那時候,武鋼職工的吃穿用度都由廠里發放,逢年過節,魚肉水果成箱成袋地往家里搬;武鋼總部所在的武漢市青山區遍布以“武鋼”命名的學校、醫院、電影院、派出所。

  華中科技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徐長生對那時武鋼的輝煌同樣記憶猶新:武鋼是武漢的經濟支柱,80年代、90年代,包括本世紀初,武漢市是老工業基地,鋼鐵、機械、重工業、重型工業,武鋼顯然是龍頭。  

  圖為:武漢未來科技城

  “武鋼顯然是龍頭”,一句話道出武漢這座老工業基地曾經以鋼鐵行業為重的產業結構。在老國企武鋼與上海寶鋼公司實現戰略重組,成為國有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成功范例的同時,新產業也在拔節生長。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強調,要正確把握破除舊動能和培育新動能的關系,要扎實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動力轉換,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要以壯士斷腕、刮骨療傷的決心,積極穩妥騰退化解舊動能,為新動能發展創造條件、留出空間,實現騰籠換鳥、鳳凰涅槃。  

  

  圖為:長飛光纖技術人員正在檢測產品是否達標

  在長江岸邊,湖北的新動能正在澎湃涌動。2018年,湖北省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達到6653億元,比1996年增長了92倍。武漢也從“鋼的城”變身“光電之城”、“創新之城”,國家存儲器、商業航天、新能源和智能網聯汽車、網絡安全人才與創新,四大國家級產業基地坐落于此,新武漢造的故事正徐徐展開。

  那么,武漢新舊動能轉化的通關密碼是什么?這要從一根光纖開始講起。 馬上連線武漢臺記者李欣。

  主持人:光纖背后都藏著哪些故事?給我們介紹一下?

  記者: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長飛光纖光纜股份有限公司。互聯網時代,我們每個人都離不開的信息傳輸的神經、載體——光纖。我現在手上就拿著一根,這根光纖看上去非常的普通:銀色的,和頭發絲差不多粗細。那它有什么特殊之處呢?我手上的這根就是全球最細最快的光纖了。如果說普通光纖是信息單車道,那么我手上的這一條就是10車道。這種光纖,一根就能讓全球70億人同時通話還互不影響,下載一部高清電影用時不到1秒。而這種全球最細最快的光纖就是在這里研發生產出來的。

  現在我身旁有一個非常高大的,像一座尖塔一樣的設備。這個設備叫做拉絲塔,是生產光纖的關鍵設備,通過這個設備,可以生產出超過6米長的光纖玻璃棒,把它豎起來,將會有兩層樓那么高,是世界上最大的光纖玻璃棒。我剛剛提到的能讓全球70億人同時通話的光纖,就是通過這個玻璃棒拉絲而成的。每根這種玻璃棒可以生產出超過兩萬公里的光纖,可以圍地球繞半圈。

  讓人興奮的是,早在2010年,長飛就擁有了這個高端設備的完全知識產權,經過10年的臥薪嘗膽,長飛也成長為了全球“行業的領軍者”。而在此前,長飛公司是一個技術靠引進的制造工廠:進口設備投入占到整個投資的比例高達60%以上,連一個螺絲釘、一個配件都需要加價進口。這根頭發絲般粗細的光纖,蘊含著武漢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通關密碼:不斷促進科技創新和體制機制創新。

  主持人:武漢正力爭讓創新成為城市的核心競爭力,那么武漢在科技創新和體制機制創新上做了哪些工作?

  記者:說到創新,就不得不提到長飛公司所在的東湖高新區了。這里是首批國家級高新區,第二個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這里被譽為“中國光谷”,是武漢的創新發展的核心引擎,也是全國重要的創新基地之一。可以說是“硬核光谷”了。今年是光谷成立的第31年,知識創造和技術創新能力,在全國157個國家高新區中躋身前三。這里已經變成了中國經濟最充滿生機活力的地區之一,說到活力,我想作為一個武漢人,談談最直觀的感受:30年前,這里是武漢的郊區,荒草叢生,沒有通幾路公交,走在路上也基本看不到什么人;而現在,這里高樓林立,通往“光谷廣場”這一站的地鐵幾乎沒有什么峰值變化,車廂里永遠都是滿滿當當。你走在路上,碰到的10個人里至少有7個是年輕人。光谷的發展是武漢市創新發展的縮影。

  在過去的2018年,武漢市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突破3000億元,占GDP比重20.56%。  

  圖為:東湖綠道

  極目楚天寫綠意

  這里,數百只國寶江豚在長江自由呼吸; 這里,上千只國寶金絲猴在神農架閑庭信步。 藍天,碧水,凈土,三大保衛戰緊鑼密鼓, 保護、發展、協調,三大新理念責任在肩。 舍棄的是115家沿江化工企業, 恢復的是1.2萬畝的岸灘綠地; 換來的是一江清水,兩岸青山, 擁有的是極目楚天,滿城黛綠。

  主持人:說起湖北,炆諾你腦海里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楊炆諾:我覺得是水,這里是千湖之省,又是長江岸邊,有江有湖,人水相依。

  長江漢水潤澤荊楚,大小湖泊星羅棋布,豐沛的江河湖庫資源和多樣的水生態環境滋養著18萬平方公里區域和6100萬荊楚兒女。湖北的歷史,真的就是一部人水相融、人水相依的發展史。

  作為傳統的重化工城市,湖北省宜昌市位于長江三峽的生態敏感區。從2017年以來,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對長江岸線1公里范圍化工企業實施“關、停、并、轉、搬”,實現沿長江1公里范圍化工裝置“清零”,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馬上連線宜昌臺記者陳燦,聽一聽那里現在的情況。

  主持人:你好,陳燦!你目前具體在什么位置,給我們介紹一下那邊的情況?

  記者:我現在是在宜昌猇亭岸臨江公園424公園,放眼望去,松樹、梅花、文竹等各種各樣的綠植隨處可見,綠草紅花交相輝映。盛夏時節,經過整治后的長江岸線宜昌猇亭段,“水清、河暢、岸綠、景美”的生態河道已初見雛形。很難想象,424公園的選址地點曾是通達港埠碼頭攪拌中轉站和云天商貿煤場原廠區,被當地人形象地稱為“光灰大道”。這片面積13000平方米因長期作業留下的“煤土地”,在去年也換了“新裝”。 騰退岸線,還綠于岸。2018年,宜昌長江兩岸,種植護堤護岸林2611畝,岸線復綠1822畝。在城區,濱江公園正在向東延展,以猇亭古戰場文化,碼頭元素,打造生態人文綠色長廊,給長江鑲上一條綠色項鏈。

  主持人:我看到一份資料,說宜昌市100多家化工企業“關轉搬”,涉及上千億資產和職工5萬多人,地方政府和企業都面臨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壓力,“清零”行動的背后,宜昌是如何做的?

  記者:宜昌市對一些化工企業進行關停搬遷,也并不是一拆了之。宜昌瞄準生態痛點,打出標本兼治“組合拳”。設立1億元市級專項資金,并引進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和一流化工專家團隊打造高水平精細化工園區,力促化工產業邁向高端化、循環化、綠色化。借助現有的資源優勢及渝東鄂西對外交通的樞紐,向汽車及零部件制造、臨空經濟、新能源新材料、現代物流等方面轉型升級,宜昌還將重點發展專用精細化學品、化工新材料、化學制藥、節能環保等產業,向電子化學品和功能材料方向突破性發展。

  為繼續做好環境保護、生態修復、綠色發展“三篇文章”,宜昌市政府2018年底發布了“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十大戰略性舉措分工方案”和項目庫,總投資達到2700多億元。從2019年開始,宜昌生態環境保護進入了從點源治理上升到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和修復,為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探索新模式,開拓新路徑。

  今年上半年,宜昌市完成工業技術改造投資444億元,增長47.9%,增速居全省第一;長江干流3個水質監測斷面均達到地表水Ⅱ類水質。

  生態好不好,江里的魚兒是終極裁判。近年來的考察發現,宜昌江段長江江豚種群數量從2015年普查時的2到3頭,增長到17頭以上。  

  圖為:湖北洪湖拆圍還湖美景重現  

  圖為:湖北荊州石首天鵝洲麋鹿自然保護區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人類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要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

  為留住大自然中獨特而美好的生靈,為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作出貢獻,有“中國麋鹿之鄉”“中國江豚之鄉”稱號的荊州石首市,將目光聚焦到了近13萬畝自然保護區建設上來,在一片長江故道上,把一個近2000頭野生麋鹿的天鵝洲保護區建成了全國最大的野生麋鹿基地。

  下面,通過荊州臺記者唐華采制的一段錄音報道,聽聽那里的情況。在這篇報道里,人退鹿進,人水和諧的畫面撲面而來。

  在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每年的3月至5月是麋鹿產仔高峰期,記者看到一群剛出生的橘紅色麋鹿寶寶,在媽媽的照顧下悠閑地散步,100多只小麋鹿的降生讓這個長江中游特有的麋鹿野生種群不斷壯大。

  1991年,經湖北省政府批準,石首在長江與長江天鵝洲故道的夾角處成立2000畝的麋鹿自然保護區,1993年、1994年分兩批從北京麋鹿苑引進麋鹿64頭。2007年,隨著麋鹿種群擴大,省政府決定,擴大麋鹿保護區至15000畝。在隨后的10年里,保護區內的麋鹿和98年大洪水出逃自救的麋鹿繁衍生息,種群不斷擴大,總數已達1400多頭,而保護區1.5萬畝的面積只能養活約500頭麋鹿,“人鹿爭地”矛盾日益突出。

  石首天鵝洲柴碼頭村六組村民黃錫泉: 就是要把我們外邊的地征收過去,我們也要生活,要生存。

  當時,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周邊有7個自然村和大量的農田,在進行農業生產時,農田中殘存的化肥和農藥會流入到長江故道內,從而影響水體水質,也影響著麋鹿的健康。

  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工程師楊濤:通過對它的保護,更多的是來保護棲息地,棲息地保護好了之后,它的生物多樣性,包括水鳥,動植物都會慢慢恢復,對整個生態來說肯定是越來越好。

  保護麋鹿就是保護生態,是長江大保護的重大行動。 2017年10月31日,湖北省政府召開專題會議,決定給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增加8000畝緩沖區。

  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辦公室副主任蔡家奇: 不管是解決緩沖區的問題,還是麋鹿種群的發展,就是要保護野生動物,保護自然環境,起到可持續發展的綠色生態理念。

  省里決定給麋鹿讓地8000畝后,石首市立即緊急行動起來,多次召開協調會,研究制定緩沖區土地征收劃撥方案。天鵝洲開發區成立工作專班,與土地權屬相關單位、農民、私人承包主協商,爭取早日達成補償協議。

  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工程師楊濤:石首市先墊資向老百姓把這個地租回來了交給保護區管理。

  現在麋鹿自然保護區已有1000余頭且全是自然放養的麋鹿。麋鹿的繁衍,也意味著我國結束了數百年無野生麋鹿種群的歷史。采訪中,當地村民對征地工作都很支持,他們表示:天鵝洲生態資源這么好,又有麋鹿和江豚兩個‘國寶’,可以發展生態旅游。

  石首天鵝洲柴碼頭村六組村民黃錫泉:把我們這里的生態旅游發展起來了,我們這里就是金山銀山了,老白姓也不用愁有吃沒吃了。

  應該說,石首天鵝洲麋鹿保護區“人退鹿進”的做法,無疑是最終解決當地人鹿之爭的最好選擇。人退鹿進,也是以退為進,這就是長江大保護的生態辯證法。守住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環境好了,生態旅游發展的前景令人可期,天鵝洲也將成為長江生態文明的樣本。  

  圖為:東湖綠道

  大江大湖大武漢,接下來我們要到百湖之市的武漢去看一看。

  在武漢東湖之濱,一條長達101.98公里的東湖綠道,集生態、文化、休閑、景觀、通行于一體,真正體現了“還路于民、還綠于民、還湖于民”。

  東湖現在已經成為市民親近自然的必去之地。馬上連線正在武漢東湖綠道采訪的央廣記者左艾甫。

  主持人:給我們介紹一下你在東湖綠道采訪的情況。

  記者:我現在就是在武漢東湖綠道的湖中道,這個湖中道是東湖綠道的7段主題景觀道之一,橫穿東湖中心。這幾天是武漢市一年中最熱的時期,我剛才測試了一下,在大門口的樹蔭底下,溫度計顯示是38.5℃,來到湖中道以后,目前溫度計顯示是36.5℃,特別是站在湖邊,微風吹過來,明顯比來這里之前涼爽了很多。今天天氣雖然很熱,但我看到來東湖綠道游玩的人真不少,現在因為是暑假,孩子們比平時也多了很多。官方數據顯示,自2016年底東湖綠道開通以來,累計接待游客近4000萬人次。東湖綠道逐漸成為各地游客旅游休閑和武漢民眾戶外活動的熱門地。

  主持人:據我們了解,曾經的東湖并不是武漢人游玩的首選之地,最近幾年發生了怎樣的變化,讓這里成為了城市的“綠心”?

  記者:確實像你說的那樣,上世紀末至本世紀初,東湖周邊排污管網和污水處理設施缺乏,東湖一度成為武昌、洪山地區的“天然污水處理廠”,水體渾濁,一到夏天東湖周圍就會散發著死魚的惡臭,那個時候市民最怕夏天到東湖來。從2009年起,武漢市委市政府圍繞東湖治理,推出系列舉措和辦法。全市主城區建成12座污水處理廠、2200公里污水管網,在東湖及周邊匯水區域,一張有效保護網逐漸形成,根據東湖風景區發布的監測數據,今年東湖最大子湖——郭鄭湖40年來首度監測到Ⅱ類水,全湖近50%水域達到Ⅱ類水質,創下40年來最好水平。今年10月,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武漢舉辦,其中,帆船、公路自行車、公開水域游泳和馬拉松等4項賽事將在東湖及綠道區域進行。到時候這里將再次吸引全球矚目。

  武漢,現在不只是東湖綠道,武漢市近幾年持續推進“兩江四岸”綜合整治,曾經的十里荒灘變成景色宜人的城市公園,目前沿江的武昌、漢口、青山區的江灘美景也成為城市新的名片。武漢正向世界講述一座特大城市的生態回歸故事。

  人文湖北謀新篇

  憶往昔,萬里長江第一橋---武漢長江大橋有如長虹臥波,龜蛇靜,起宏圖。大國工匠,湖北精神,敢闖敢試敢擔當。看今朝,從“核潛艇之父”黃旭華,到“戰斗英雄”張富清,共和國的榮譽榜上,湖北故事連篇而至。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6100萬荊楚兒女,有榜樣的力量,有主動的作為,會當擊水三千里,明朝荊楚更輝煌。

  主持人:湖北自古以來就是人杰地靈的寶地。我聽過一個說法,說湖北很多人都說湖北人有“不服周”的精神,這個“不服周”是什么意思呢?炆諾給我們解釋一下?

  楊炆諾:好,“不服周”最早的典故是指在戰國時期,楚國強大到可以不服從周昭王的統治。數千年傳承下來,現在的“不服周”就成了武漢人的口頭禪,也成了湖北人敢想敢做、敢為人先的代名詞。  

  圖為:戰斗英雄張富清

  談到敢想敢做“不服周”,在湖北西北部的大山里就有這樣一位95歲的戰斗英雄張富清,他的事跡感動了很多人。讓我們通過一段央廣記者張毛清、張晶的錄音來認識這位來自湖北的時代楷模。

  地處武陵山腹地的湖北省來鳳縣是國家級重點貧困縣。在縣城一棟老居民樓里,95歲高齡的老黨員張富清正在翻閱一本泛黃的新華字典,手邊,是一本《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張富清說,只有堅持學習才不會退步,才能更好地為人民服務。

  張富清:一個人不學習就必然后退,學著就一定會前進,工作好就是靠學習來的。

  1924年,張富清出生在陜西漢中。1948年,24歲的張富清參加西北野戰軍。當年11月,他參加了配合淮海戰役的永豐戰役,數次當前鋒、打頭陣。

  張富清:永豐戰役由我們6連擔任突擊組,夜間匍匐前進。打死七八個敵人后,就把我帶的8顆手榴彈,還有一個炸藥包捆在一起,將第一個碉堡炸毀了。

  張富清在解放戰爭期間獲得西北軍政委員會頒發的“人民功臣”獎章。

  1955年1月,張富清退役轉業,主動選擇到湖北省最偏遠的貧困山區來鳳縣工作,從此赫赫戰功被他埋在心底,只字不提。

  在來鳳縣,張富清老人先后在糧食局、三胡區、卯洞公社、外貿局、縣建行工作。上世紀60年代,為了減輕國家負擔,擔任三胡區副區長的張富清第一個動員妻子從供銷社的鐵飯碗“下崗”。

  張富清:要精簡群眾,首先從我開刀。只有這樣,一是對工作推動徹底,二是群眾沒有任何說的。

  直到2018年底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進行退役軍人信息采集工作時,張富清才出示了自己塵封63年的軍功章。

  來鳳縣人社局退役軍人事務登記人員聶海波:看到他這個戰斗功績,我整個人就楞住了,我從來沒有想到我們來鳳縣還隱藏著這樣一位戰功赫赫的大英雄。

  張富清可算是戰功赫赫卻隱姓埋名、寧靜淡泊的湖北榜樣;在湖北,還有一群敢于立碑江河,亮相世界的榜樣。在江城武漢,兩江四岸。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  

  圖為:武漢長江大橋

  被長江和漢江隔開的武漢三鎮,目前已經建成和在建的長江大橋就有11座。武漢,也因此成長為新中國的“橋梁之都”。關于武漢的橋跟水的故事,一起通過央廣記者凌姝的一段錄音來了解一下。

  又是一年防汛時,長江急流再次拍擊在武漢長江大橋的橋墩上。62年來,這座萬里長江上的第一座橋梁歷經7次較大洪水、近百次輪船碰撞,卻依舊屹立江面,成為江城武漢的獨特地標。

  1957年10月15日,一橋飛架南北,曾經為長江天險阻隔的中國南北一線貫通。今年87歲的中鐵大橋局原副總工程師劉長元仍記得,大橋施工時的重重困難。

  劉長元:我們用的鋼材是從蘇聯進口的,3號橋梁鋼;我們起吊的設備,舉全國之力,也只有兩個35噸的吊船、1個75噸的吊船,這個75噸的吊船還是不能轉的,現在就不一樣了,拖著來3000多噸,再看75噸,簡直是可憐的很。

  距離武漢長江大橋不到10公里,渾身橙黃色的楊泗港長江大橋正緊張地粉刷上漆,預計今年通車。寬闊的長江上,十座高低錯落的橋梁比鄰而立,跨過60余載歲月。

  從第一座橋到第十座橋,武漢的建橋國家隊也從向國外專家取經到靠自己創造紀錄。中鐵大橋局楊泗港項目部副總工程師鄭大超非常自豪。

  鄭大超:我們楊泗港橋,從設計,武漢的本土設計院,中鐵大橋院;施工的話,是我們中鐵大橋局;鋼梁制造,也是我們的本土企業,武船,全部都實現了國產化。在世界范圍內也沒有用過直徑6.2毫米和抗拉強度1960兆帕的鋼絲,也是開創性的設計。

  從武漢長江大橋的艱難起步到如今集聚設計、施工、鋼梁制造的“一條龍”造橋產業鏈,萬里長江上的七成橋梁都被打上武漢印記,曾被天塹阻隔的江城武漢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建橋之都。

  7月15日,被孟加拉國人民稱作夢想之橋的帕德瑪大橋完成水下基礎樁,乘著“一帶一路”的東風,武漢建橋國家隊的故事正從長江走向海洋,從中國走向世界。

  從萬里長江第一橋的艱難起步到建出武漢造的世界級橋梁,遇山開山、遇水架橋,湖北人就是這樣“不服周”。  

  其實不僅僅是武漢的建橋國家隊,湖北人在共和國發展的歷史上留下了許多創新的足跡。比如,漢正街寫下了“天下第一街”的商業傳奇;武漢市政府聘下了中國國企的第一位洋廠長——格里希;還有點燃我國農村綜合配套改革之火的咸安模式。

  主持人:聽過一種說法說,武漢是全球大學生人數最多的城市。生活在這樣一座城市里,炆諾你有什么特別的感受么?

  楊炆諾:其實對武漢的第一印象,來自一張交通卡,每個到武漢讀書的大學新生,都會收到這樣一張武漢通,上面寫著——歡迎你來一起建設大武漢。收到的時候,覺得好溫暖,而且特別需要強調的是,里面還充了有一百塊錢,所以就更覺得這個城市對年輕人很友好。而且就在這兩年,武漢還有很多跟大學生相關的政策,我的好多學長學姐也在畢業后選擇留了下來。

  主持人: 相信不少在湖北上大學的同學們會跟炆諾的學長學姐會有一樣的選擇。我看到一份數據,到去年為止,兩年間,武漢大學生留漢的總數已經達70多萬人了。炆諾剛剛給我們講了你對武漢的印象,那么湖北呢?今天和我們一起聊了這么久,你眼中的湖北又是什么樣的?

  楊炆諾:今天參與節目,確實覺得對湖北更加了解了。其實,我到湖北讀書也只有一年的時間,最直觀的印象還是來自于學校。我就讀的華中科技大學是1952年建校,相對于同城的武漢大學來說,是一所很年輕的高校了。但是,從我入校開始,我就聽到過很多老師告訴我,我們華中科技大學是與新中國共同成長的高校,也是新中國教育的縮影。 數十年時間的發展,它成為國家的首批“雙一流”大學,擁有許多在世界上拿得出手的前沿成果,比如奠定了我國引力研究國際領先地位的 “引力中心”,還有不少知名校友,比如我們每天用的微信,產品經理就是華中科技大學的畢業生張小龍,當然還有前段時間,大家討論的很多的華為公司的許多工作人員,都來自華中大。所以,我眼中的湖北,就像我的母校一樣,務實奮進,正是青春年華!

  主持人:好的,感謝炆諾和我們分享你的感受。

  回望古老的湖北,展望青春的湖北,一個全新的湖北正在展翅飛翔。

  湖北從一窮二白、溫飽不足到即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歷史性跨越,印證了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恢弘歷史。更成為中國共產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的生動注腳。

  放眼長江,潤澤荊楚大地;極目楚天,涌動綠色浪潮。抬頭望,江湖長,又一輪朝陽。

  監制:梁悅、王志剛

  責任編輯:費磊、楊寧

  撰稿:張毛清、凌姝、左艾甫

  記者:張晶、張卓、黃炎秋、熊峰、高波、張軍、李欣、陳燦、劉侃、童思維

  特別致謝:湖北廣播電視臺湖北之聲、十堰廣播電視臺綜合廣播、武漢廣播電視臺武漢新聞綜合廣播、宜昌三峽廣播電視臺廣播中心、荊州廣播電視臺荊州之聲、恩施廣播電視臺新聞綜合頻率部(排名不分先后)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仙桃網(cnxiantao)、嗨仙桃
(hai_xiantao)官方微信。

新聞圖片

新聞排行

街机捕鱼怎么赢金币 必富娱乐网址 玩二八杠的游戏平台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娱乐新项目 二人麻将规则及番数 盈盈彩票手机版 澳门21点规则 凤凰网官网 娱乐 重庆时时彩网 360票老时时 上下盘单双数 极速时时开奖记录 pc蛋蛋28北京全天计划 北京pk10单期计划网此 乐盈彩票赚钱吗 斗牛看四张牌抢庄技巧